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徵集

得獎作品
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徵集

報名時間: 2019-04-01 ~ 2019-06-30

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徵集 得獎作品

中國的十二生肖不僅是一種習俗,更是一種文化現象,其間蘊含著先民們對於自然和自身的認知與感悟,凝結了中國人民的智慧與憧憬,飽含了對幸福生活的嚮往與吉祥福喜的寄託之情。尊重生肖,就是尊重中國民間文化蓬勃的生命力;古代選擇這十二種充滿靈性的“動物精靈”來充當人的屬相,體現了中國文化崇尚天人合一、與動物親善相待、和諧共處的自然觀。解讀生肖,也是走進先民智慧的一條路徑。

十二生息已經是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之一,今天,十二生肖不但在中國大地上紮根,還以其鮮明形象、富有趣味的特徵,並以各種方式和產品走出國門,包括珠寶設計。

2019年12月6日晚,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頒獎典禮暨生肖大展啟動儀式在深圳大梅沙喜來登酒店隆重舉行!本次活動,Frank Wu Design帶來了眾多生肖首飾作品,為大家呈現了一場美輪美奐的視覺盛宴。

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頒獎典海報

Frank Wu Design 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頒獎典海報

“鼠年生肖和冰上運動結合”主題桌上器大獎:

吳翠作品《靈舞》,“中國生肖文化”主題首飾大獎:賴國棟作品《五穀豐登》,“鼠年生肖和冰上運動結合”主題首飾大獎:吳衍潔作品《心有所屬》。(“中國生肖文化”主題桌上器大獎:空缺)

“獨鼠前腳四爪屬陰,後腳五爪屬陽”,陰陽結合,獨一無二。極具靈性、生命力的鼠與中國傳統冰上運動“冰嬉”結合,將面變形扭曲向上,靈鼠與舞動的人合二為一。尾巴隨著旋轉滑冰的動作形成支撐,漸變成滑冰的冰刀。靈鼠靈動的曲線與冰刀的堅硬鋒芒形成對比,剛柔並濟。

“鼠”在古漢語中諧音是“福”,也與“粟”諧音,所以有福鼠的叫法,也寓意著有福氣、豐收。同時老鼠喜歡屯糧,在中國文化中也有“豐衣足食”,“衣食無憂”的象徵。作品以五粒大小、方向不一的穀粟粒組成一個生動的鼠形象,寓意“五福常臨、五穀豐登”,表達出中國生肖文化在生活中的豐富涵義。

作品用不同幾何三角形表達鼠的形態及各種靈動的穿梭姿態,以現代建築結構為設計基礎,利用包豪斯的光影視覺理念,在光線的不同角度照射下,呈現出不同結構的立體視覺差。通過不同三角形的疊加,錯落穿插,除表達鼠的形態和靈動外,還通過高低錯落組合成一幅心電圖。作品佩戴在胸間,猶如金鼠穿過心靈,即像徵人們對美好心境的期許,又表達了鼠年的朝氣蓬勃和藝術性。

榮獲“2020鼠年生肖首飾設計大賽十強”的作品有:

許二建作品《e鼠》、仇思程作品《豐》、郭懿作品《生生不息》、李青作品《獻寶》、陳焱琳作品《飛天鼠》、李珊珊作品《數一》、單金作品《煙波耗渺》。

該作品通過簡單的字母“e”來抽象呈現出鼠的形態:“e”的上半部分為鼠的身體,中間鑽石點綴為鼠的眼睛,下半部分為鼠尾。作品以互聯網“e”為設計元素,充滿了現代科技時尚感,同時,細看之下又是鼠的形象,讓作品又蘊含了傳統文化的內涵。將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元素巧妙融合,完美呈現了傳統文化的當代性表達。

用幾何語言概括老鼠的形態,整個胸針由米組合而成,米象徵著富足有餘、財源滾滾,鑽石的點綴正如老鼠的眼睛,生動形象的表現了老鼠的機智聰敏,同時也寓意著鼠年大發。

鼠在中國文化中象徵一種生命力,流傳有鼠咬天開等創世神話。事實上鼠也對自然界有著很強的感知力。這件作品選用三隻抽象鼠的造型,構成一個循環,與傳統文化三生萬物寓意相合,三生萬物,生生不息。鼠的造型類似於綢緞的扭曲狀,極富活力與動感。

用簡單的現代的線條和圓形以點線面的形式勾勒出一隻精巧靈活的老鼠形象,鼠是靈活頑強的生命體,匍匐的姿態圓形的身體看起來彷彿在前進當中,也寓意了拚搏奮鬥的運動精神。首尾兩端點綴寶石和珍珠,寓意獻出和取得珍寶,表達了將珍貴的東西與情誼贈送給他人自己也會收穫同樣的情誼。

作品以竄天猴的形象為靈感而創作。竄天猴的形象結構和鼠很像,頭部結構用更像鼠的形象來表達,棍部結構以胸針的針結構來代替,引線部分換置為鼠尾。竄天猴的運動軌跡很有意思,一簇火焰它就可以急速衝天,可以飛得很高,這人想起不飛則已,一飛衝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鼠生命力強,很有靈性,以竄天猴的形象來設計,希望在生命力與靈性之上再賦予鼠這種蓬勃向上,一飛衝天的意義。

靈感來自於書法字體長橫“一”。一,在字面上有著數一數二、第一優勝的美好寓意。在書法中,一個字大凡出現長橫“一”時,它便是主筆。在人類文化中,“一”還被賦予了萬物之始的哲學性意義。作品流暢轉折的造型設計,通過將鼠的元素融入書法筆畫中,來表達抑、揚、頓、挫的書寫精髓,提筆落筆的形式美,從而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宏約深美的內涵。

靈感來自子鼠的五行屬相—水,作品以簡約交錯的水上波濤勾勒出鼠的剪影,創造出錯落有致的層次空間,詮釋老鼠靈動活潑的特點。

除以上十強作品外,此次大賽還有二十件入圍的優秀作品,它們分別是:

王新元作品《數(鼠)錢》、馮志成作品《1》、陸野作品《紙上舞鼠》、呂遠作品《姝影》、施明鴻與吳曉鑫作品《追》、潘柳華作品《靈動》、陸靜文作品《望》、賴細玉作品《事事如意》、郝偉作品《隕》、王海濤作品《金口玉言》、郭天一作品《鼠悅冰心》、霍霓作品《“吱”音》、陳思穎作品《轉》、金雪凌作品《躍進2020》、榮旭晨作品《碩鼠》、黃思棋作品《掃雷鼠》、郝偉作品《念》、許二建作品《壺鼠》、陸靜文作品《win/鼠一鼠二》、沈雪蓮作品《太極雙鼠》(排名不分先後,且以上作品均已申請版權保護,侵權必究)。

該作品通過簡單的字母“e”來抽象呈現出鼠的形態:“e”的上半部分為鼠的身體,中間鑽石點綴為鼠的眼睛,下半部分為鼠尾。作品以互聯網“e”為設計元素,充滿了現代科技時尚感,同時,細看之下又是鼠的形象,讓作品又蘊含了傳統文化的內涵。將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元素巧妙融合,完美呈現了傳統文化的當代性表達。

用幾何語言概括老鼠的形態,整個胸針由米組合而成,米象徵著富足有餘、財源滾滾,鑽石的點綴正如老鼠的眼睛,生動形象的表現了老鼠的機智聰敏,同時也寓意著鼠年大發。

鼠在中國文化中象徵一種生命力,流傳有鼠咬天開等創世神話。事實上鼠也對自然界有著很強的感知力。這件作品選用三隻抽象鼠的造型,構成一個循環,與傳統文化三生萬物寓意相合,三生萬物,生生不息。鼠的造型類似於綢緞的扭曲狀,極富活力與動感。

用簡單的現代的線條和圓形以點線面的形式勾勒出一隻精巧靈活的老鼠形象,鼠是靈活頑強的生命體,匍匐的姿態圓形的身體看起來彷彿在前進當中,也寓意了拚搏奮鬥的運動精神。首尾兩端點綴寶石和珍珠,寓意獻出和取得珍寶,表達了將珍貴的東西與情誼贈送給他人自己也會收穫同樣的情誼。

作品以竄天猴的形象為靈感而創作。竄天猴的形象結構和鼠很像,頭部結構用更像鼠的形象來表達,棍部結構以胸針的針結構來代替,引線部分換置為鼠尾。竄天猴的運動軌跡很有意思,一簇火焰它就可以急速衝天,可以飛得很高,這人想起不飛則已,一飛衝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鼠生命力強,很有靈性,以竄天猴的形象來設計,希望在生命力與靈性之上再賦予鼠這種蓬勃向上,一飛衝天的意義。

靈感來自於書法字體長橫“一”。一,在字面上有著數一數二、第一優勝的美好寓意。在書法中,一個字大凡出現長橫“一”時,它便是主筆。在人類文化中,“一”還被賦予了萬物之始的哲學性意義。作品流暢轉折的造型設計,通過將鼠的元素融入書法筆畫中,來表達抑、揚、頓、挫的書寫精髓,提筆落筆的形式美,從而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宏約深美的內涵。

靈感來自子鼠的五行屬相—水,作品以簡約交錯的水上波濤勾勒出鼠的剪影,創造出錯落有致的層次空間,詮釋老鼠靈動活潑的特點。

除以上十強作品外,此次大賽還有二十件入圍的優秀作品,它們分別是:

王新元作品《數(鼠)錢》、馮志成作品《1》、陸野作品《紙上舞鼠》、呂遠作品《姝影》、施明鴻與吳曉鑫作品《追》、潘柳華作品《靈動》、陸靜文作品《望》、賴細玉作品《事事如意》、郝偉作品《隕》、王海濤作品《金口玉言》、郭天一作品《鼠悅冰心》、霍霓作品《“吱”音》、陳思穎作品《轉》、金雪凌作品《躍進2020》、榮旭晨作品《碩鼠》、黃思棋作品《掃雷鼠》、郝偉作品《念》、許二建作品《壺鼠》、陸靜文作品《win/鼠一鼠二》、沈雪蓮作品《太極雙鼠》(排名不分先後,且以上作品均已申請版權保護,侵權必究)。

“鼠”在古漢語中諧音是“福”,所以有福鼠的叫法,也寓意著有福氣。同時老鼠喜歡屯糧,老鼠屯糧,表示“聚財”。用黃金將老鼠聰明機警與古銅錢融為一體為“金錢鼠”或“鼠錢”,寓意了富貴發財,數錢數不完。

作品從簡單的數字“1”中獲取靈感,鼠坐地望天的神態傳達了一種積極向上的態度,同時1也代表者第1,希望大家在鼠年萬事順心,各方面都是第1。

作品以鼠年生肖為題,以冰上運動滑雪為主靈感。用一張白紙畫作一隻可愛的靈鼠,靈鼠化身為冰上運動員馳騁於冰面上的形象。老鼠的鼻子以琺瑯點綴,腳底穿上冰刀做整體造型,整體風格幾何簡約中帶有色彩感。

整體頭部造型參考齊白石先生水墨畫中的鼠形象,以簡約的線條勾勒成。汲取中國傳統窗櫺元素,用於填充,象徵人類住所,寓意鼠和人的關係。從人類定居生活開始,鼠就和人形成了共生系,人類的定居生活史就是一部人類和鼠的共生史。從鼠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人某些品質的倒影,比如機靈精巧、生命力等。

作品造型為一個立體“鼠”形象的桌上器擺件,由數字阿拉伯1、2、3組成。顏色選用三色金呈現,18K黃金數字“1”代表冠軍,18K白金數學“2”代表亞軍,18K玫瑰金數字“3”代表季軍。每個數字均可拆分,數字與數字之間用中國榫卯結構固定連接,簡單的數字組合出鼠的輪廓,趣味的外型有著深刻的含義,彷彿鼠踩著一塊雪板馳騁滑行中。作品旨在“形”和“意”上充分表達出鼠與冰上運動結合的競技精神。

作品設計以生肖鼠結合冰上運動為主題,把鼠的形象與冰上運動員靈活柔美的運動姿態融為一體,簡約的人物運動動態糅合了鼠的尾巴,展現了鼠別樣的颯爽風姿。胸針可以調整鼠的運動狀態和材質顏色,展示多種靈動的形象。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石榴與老鼠都寓意著多子多福,飽滿的石榴籽形成鼠的形象,寓意多子多福,衣食無憂。

作品採用中華傳統如意元素與十二生肖中的子鼠相結合,寓意事事(鼠鼠)順利,吉祥如意。

設計作品隕有俯衝的速度感,表現鼠由上而下在地形中隨意遊走的狀態。以線形的陣列為視覺語言,整體造型以運動感表現鼠類的機敏,同時對稱的造型和線的陣列排布富有儀式感, 更適合男性群體佩戴。

作品來源於老鼠張口的動態,運用簡潔線條進行勾勒。鼻子運用紅色寶石或者是烤漆工藝,作為首飾的俏色點綴,表現敏銳的嗅覺。牙齒運用金色表示,主要是表達人說話要金口玉言,說話算話。整個作品運用的三角形跟圓形,有剛有柔。三角形朝上,寓意蒸蒸日上。

以簡明柔和的線條勾勒出一隻奔跑的鼠,寥寥幾筆,輕盈之姿躍然紙上。鼠尾環繞成心形,不僅使邊緣柔和,包裹住尖角,更是形成一片冰上滑道,小鼠宛如冰上輕盈躍起的花樣滑冰選手。鼠躍冰心,亦兩相悅,得名鼠悅冰心。首飾渾然一體,寓意鼠年如花滑般,順利暢通且精彩紛呈。

鼠在我國有通靈的寓意,通過其聲音以及其特殊本能來給予人們某種暗示。造型上將鼠和音符相結合,展示出鼠的圓潤,並運用黑瑪瑙作為點綴,從而展示鼠的靈性。

生肖鼠代表第一,抬頭向上展現了鼠靈巧與勤奮向上。多隻老鼠側面的圓形排列展現出老鼠多子多孫的意象,運用群聚屏除掉老鼠本身形體創造出不同形狀,亦能看出老鼠。墜子適合搭配長鏈掛於胸前,墜頭可360度旋轉讓配戴者把玩,增添趣味。

本設計將鼠敏捷、機靈的形象特徵與花樣滑冰運動中運動員躍起的瞬間姿態相結合,以抽象、優美同時又充滿力量的生命姿態展現,借此表達對即將來到的2020年的美好期待。

設計提煉老鼠機靈、敏捷的形態,用線條的扭曲、旋轉等不同的組合形式表現老鼠在奔跑時的速度感,給人以敏捷的感受。

在非洲有一種特別的老鼠一掃雷鼠,它們聰明靈敏。在為人們服務的同時又體現著鼠的特質,地雷裝的身體,掃雷儀的耳朵,引線般的尾巴,既可以是擺件也可以加上輪子來增加趣味性,拉動尾巴掃雷鼠會向前走。老鼠的鬍鬚留空,能在合適的時候是放調料。以上都體現了老鼠的靈敏靈活的特性。

設計提煉了老鼠的造型,以幾何的造型手法,通過對線條的變形來表達整體設計的情緒,通過圓弧和類似菱形的幾何體再現鼠類視覺語言形象。並從繪畫的立體派中借鑑表現手法,再現生肖鼠的形象,令人唸唸不忘,同時表現生命徘徊,尋念的狀態。

作品以鼠坐地望天的造型打造了一款牛奶壺,以鼠的身體為壺身,鼠的耳朵為壺柄,萌態十足,充分展現了鼠的靈性。作品通過簡約的設計打造鼠的形象,圓潤的線條勾勒出鼠的靈動可愛,創意十足,既有設計感,又有實用價值。

將奧運標註五環抽象為兩個老鼠的形象,意為“鼠一鼠二“,名列前茅之意。下方的W既表示冬季奧運Winter Olympic Games,又表現win,與”數一數二”的成語異曲同工。

在太極說法中,浩瀚宇宙間的一切事物和現象都包含著陰和陽。就像中國智慧一直講究動靜結合。吊墜一方面想展示中國的太極傳統文化,另一方面老鼠作為生肖首位,更是說明了鼠類動物的聰明機智,動靜結合,相互呼應。

註:版權歸主辦方和原作者所有、在此僅供交流學習


相關連結:


相關檔案:


Frank Wu Design 生肖首飾設計大賽相關競賽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